Day: January 18, 2008

The Tango and I – Phoebe

我係一個讀官立小學官立中學,睇無線大,鍾意食雞翼既土生土長香港女。打一份九七的工作,跟很多香港人一樣,生活在這個壓力煲般的城市裡。後來,認真地學 起阿根廷探戈,才重新發現生活的質素來自內在的態度多於身外物。

學習探戈,是學習共舞。 -Ada

共舞不只是你攬著我的腰,我握住你的手;你伸出左腳,我退後右腳。共舞是‥‥你用身體向我低訴,用呼吸向我暗示,用心跳向我表達—讓我們就如此這般舞出一曲,在地上繪出朵朵蓮花,好嗎? 是以在探戈的舞池中,我們從不寂寞,因為在這共舞的三分鐘裡,你有最懂得你的”另一半 “。

愛上探戈 -Rosa

我在香港出生、成長,現在做行政工作。 如果你問我學習阿根廷探戈的收穫是甚麼,我想是我對自己和別人越來越感興趣吧。

《探戈英雄傳》 -Johnson

(以下內容純屬虛構, 切勿模仿學習) 月色,滲著淡淡凄美; 黃葉, 在風中亂舞。 舞林中四大高手,和蛋散十數件, 雲集於紫禁之顛樓下斜對面轉角街口的「御池」,為的就是等待今夜舞林一戰。 “西門X雪乃高手中的高手,重心穩如泰山,天下間無人能及。” 陸X鳳道。 “也是,但葉X城步履輕盈,從不把功力墜於下盤中。我雖看不見,也能感覺到他身輕如燕!” 花X樓戴著從西域傳入之兩片黑琉璃,手執著由白玉和赤鋼卡啦卡啦精鍊而成的打狗棍, 在旁冷冷而道。 葉X城帶覑冰冷而肅穆的眼神,站在御池旁。 “上回在皇帝屋頂敗於你手,今終可再與你一決雌雄!” 葉X城道:”我舞鞋高一寸五分,乃極級羊仔皮而製, 咬地能力極佳。”
不經不覺間,我認識了阿根廷探戈已有一年時間。當時我的好友邀請我參加每月舉辦之Milonga舞會時,在我腦海中浮現我從電影中對探戈所認識的情景 ─ 女舞者咬著玫瑰花,動作和表情都很誇張,心裡抱著存疑的態度。再者這種活動好像只適合中年人士的,所以心裡總是有一種抗拒的心情!